http://www.ptpsqh.com

双重穷养的自己都是错误的投资

  我羡慕表姐学画画,羡慕同学学钢琴,羡慕别人一家三口的旅行。羡慕比我小几岁的表弟会的英语单词。

  后来兴起补课,我想学奥数,遭到反对。后来委屈得哭了,才得逞,120块钱。

  我的寒暑假都是在奶奶家度过的,没有兴趣班,没有出去玩,只有三天争分夺秒写完的作业,和日复一日的看电视。

  后来近视了,眼镜要最便宜的,60块钱,超重的玻璃片,超重的镜架,我以为所有的眼镜都是这么重的,每天卡得耳朵鼻子疼,直到我拿起了同学的眼镜。

  自行车也是最重的,蹬一下走一下,不蹬不走,160块钱,陪伴艰难的高中三年。

  为了省钱,我每天吃食堂最便宜的菜,2.2元的土豆片,如果自带饭盒,不要泡沫饭盒,还能省2毛钱。

  儿时不给买洋娃娃,躺地不起的故事一直当成笑话,我没有印象,但我妈说,从此以后再没要过东西。没有记忆的我,竟然倔强如此。

  高中毕业,用从小到大所有的压岁钱的利息买了个手机,被骂。又买了个电话卡,被骂“这么大事不跟家里说!” 动感地带,35元带50元线元。

  我家穷吗?并不。我家房子在九几年的时候,最大,家里亲戚组团来参观。后来别人家都投资房产,现在手里都两三套房子了,我家还是这套。

  大学,每月生活费不到四百,除了午饭和晚饭,基本不花钱,偶尔晚上买了水果,就不吃晚饭了。

  现在的我,没有兴趣爱好,没有一技之长,学习也没学明白,从“学霸”变成“学渣”,从“天才”变成了“泯然众人”。

  从小被动的接受从“表姐表妹”那里“捡”来的衣服,没有自己的审美。因为近视严重,也从不会化妆。

  大三的时候,去公务员培训班补习了,后来没考上公务员,考上的事业编,有了现在的工作。

  去纹了眼线,眼睛不用化妆也有神了。买了兰芝的护肤品,尤其是隔离,缓解了脸上的痘。

  跟我一样,我六年级还穿着补裤,那时做操要到下面,要上楼,我是一只手遮住补裤上楼。可是现在想想,我父母都穿补的衣服,他们连内裤都是穿得破烂,再补,我又有什么好说的。就像你一样,当时我父母拥有一套单位分房,拥有一台彩电,当时隔壁的邻居都过来看电视。可是现在到头来,最早拥有的人,反而没啥变化,住的还是那套老房子。

  我当时还是留守儿童,爸妈不在家,只有爷爷奶奶,还重男轻女,往往激发我们改变的潜能。

  穷人思维,苦行僧般的一生,总想着房价会降,拼命攒钱以便有一天可以延长寿命。

  类似的父母,高中一个月两百(2002-2005)的生活费(住宿生,所有衣食住行和生活用品)嫌贵,我妈说我乱花钱,还对我姨妈抱怨数落我太会花钱。大学快毕业坚决反对我考研,因为还要出生活费。大学毕业第一年过年我买返程票回广东,因为排队一小时买不到普通火车坐票而改买高铁票,车票450左右,回家被我妈大骂一通,关键我还是用的自己的钱。她说我应该买站票站16个小时。不能选择出身,没法选择父母,这些穷困的苦大多穷困的孩子都吃过。但是这些都过去了,还是要往前看。毕竟大半生的境遇还是要靠自己。学投资,重事业,找对另一半,过好自己能力范围内最好的日子都是比原生家庭更重要的事情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